四川省鸿象门业有限公司

战“疫” *美逆行者:她原本可以不用来武汉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20-02-21 二维码分享

  【战“疫” *美逆行者】她原本可以不用来武汉

  “等我病好了,我一定去西安看你们。”一位罹患新冠肺炎的大妈感激地对张贞说。

  张贞是西安交大一附院康复科的一名护士。2月9日起,西安交大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,接管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,她就一直奋战在危重新冠肺炎患者护理的一线,与死神争分夺秒。

  其实张贞本来可以不用来武汉。她是一名二孩母亲,今年1月12日刚休完产假,1月13日才回归工作岗位。

  但当得知需要支援武汉时,张贞*时间就报名了。

  当时领导和同事都惊讶了。护士长胡晓红关切地说:“你情况特殊,不用报名了,要好好休息,一年内不安排上夜班,不能过度劳累。”

  但张贞还是毅然决然地报名了,而当时她甚至并没有告诉父母,怕他们因担心而不同意。

  张贞的公公、婆婆都已70高龄,且身体不好,老公也在医疗保障单位工作,2月3日就已复工,上有老人下有小儿都需要她照料。

  在张贞的坚持下,医院同意了她的请求。2月6日下午,西安交大一附院国家医疗队133名医护人员集结,准备统一赴武汉。张贞这才打电话告诉妈妈,还未说完,妈妈已经泣不成声。但深明大义的妈妈还是赶来帮她收拾行李。

  2月7日,医疗队一行人抵达武汉。由于她们面对的是危重病人,隔离病房患者没有家属照料,她们还要承担病人生活护理的重任。为了尽可能地节省隔离防护物资,护士们6个小时安排一次轮班。没有穿上隔离衣的人,很难体会到在隔离病房里行动不方便带来的体力和精力的双重消耗。

  上班后仅两天,张贞就因带防护眼镜将脸压破了,脸又痛又胀,洗脸时手都不敢碰,没办法就干脆贴上创可贴。每天穿脱防护服,都要分别花40多分钟,加上从住地到医院所耗费的时间,每天真正的休息时间并不多。

  上班时由于穿上防护服不便上厕所,就穿上成人尿不湿,再渴也不敢喝水,喉咙又干又痛。下班后回到住处,也不敢多喝水,因为多喝水影响休息,而这样时间长了会出现便秘。上班不仅太累,还要时时小心被感染。下班后又因生活规律失调,常常难以安眠。

  “张贞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咱们医护人员一定要零感染。”医院领导的关怀,使她逐渐克服了不安。

 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,张贞等6名护士一个班次负责着20多名危重患者的护理工作。每天身着沉重的防护服一刻也不停地输液、给药、量体温、量血压,运用有创、无创呼吸机辅助患者呼吸,进行心肺复苏、恢复心跳、恢复血压、恢复生命体征……

  “我知道你们从西安大老远来武汉是为了救我们,看到你们每天这么辛苦,真是太感谢你们了。等我病好了,我一定去西安看你们。”当得知她们是从西安*好的医院来支援之后,老大妈虽病情严重,但依然吃力地对张贞说。

  “大妈,您一定会好起来的!”张贞一边点头一边哽咽着说。

  毛浓曦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网,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,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及站点所有,如有对您造成影响,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删除!